• 本月热门标签:
  • 社会

当前位置: 绥芬河环球资讯 > 社会 >

青年有话说法治社会应果断执法梁秉坚香港菁英

2019-07-12 03:33 - 查看:
近日,示威者和暴徒在遊行和扰乱社会的情况下,有一部分人会在情绪失控,或刻意挑衅的时候,高声对警务人员叫喊黑警,甚至辱骂警务人员,彷彿警务人员在他们眼中是绝对对立的

  近日,示威者和暴徒在遊行和扰乱社会的情况下,有一部分人会在情绪失控,或刻意挑衅的时候,高声对警务人员叫喊“黑警”,甚至辱骂警务人员,彷彿警务人员在他们眼中是绝对对立的样子。然而在网上不少短片或新闻片段中看到不少示威者,在面对一些意见不合,甚或是在对立的时候,一旦遇上衝突时最终是报警求助。这结果是可笑而且矛盾的,既然对执法的警务人员处於不信任的状态,那何解又要警务人员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呢?是滋事分子搞乱社会,还是单纯的对警务人员发泄呢?

  欺凌,在任何一个社会或政治体制中都不能接受,但今天的香港瀰漫着人多便声大夹恶的状况,欺凌随处可见。香港是一个较自由的社会,市民在《基本法》下享有各种的自由,并建基於法律框架的社会制约以及社会的道德规範中。可是,笔者在近几星期与不同立场的人士倾谈时,发现有一些人士经历了大型遊行示威和暴动,或在不同的媒体观看到这些场面后,除了情绪受到影响外,意识和行为都产生了变化。

  笔者看到有一些年轻人响应网络的动员及组织,在各区进行所谓的“光复”行动,以及在各区建立“连侬墙”。本来的社会道德和规範蕩然无存,参与行动的人士不但言语具攻击性,行动亦然。有亲建制人士在地区设立反暴力的街站,通过妇女义工在区内宣扬社会和谐时受到反对派人士的攻击,首先是有策略地将街站中义工的手提电话破坏。据笔者向事主了解,当时目睹过百人围着她们破坏街站,除了出言侮辱外并出手伤人。妇女义工们在警务人员到场后报案,唯得到的回应是基於没有证据和证人,故未能在当时拘捕任何人。

  此外,是建基於规範,今天的“连侬墙”随处可见,在公共地方肆意张贴,并有青年人提供物资。若是公共地方,食环署或相关的政府部门理应果断执法,将此行为与胡乱张贴街招的行为一视同仁,依法惩处涉事人士,否则实在有欠公允,有法不依。

  历史是社会发展中不可忽视的课题,对於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有着重要的意义。近日的社会动荡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认同,立场更不是完全一致,不同市民有着不同的诉求。可是令笔者感到可悲的是有一些年轻人对历史的认识一知半解,在社会运动中揭露出教育制度的问题。在网上的视频短片裏,有一名年轻人与一名市民对骂时表示“香港乃英国殖民地”,这句话不禁令笔者感到毛骨悚然,反映香港教育制度有着极大的问题,影响了香港的下一代。

  自香港在1997年7月1日回归后,英国对香港的管治权经已完全交回中国,香港已没有任何在制度上与英国有所相关,这是常识,也是活在香港的市民的基本认知。唯现实却没有任何修饰语或忌讳地告诉世人,香港的青年人对香港的历史一无所知,更不用探讨他们有没有爱国的情怀。

  今天的社会对立到了临界点,社会行动与法治正在角力,依法办事成为反社会分子攻击破坏社会规範的藉口,但伤害的正是没有参与社会运动而且在默默耕耘的香港人。

  有朋友向笔者诉苦,表示生意受社会运动的影响,对原本经已艰苦的小本经营百上加斤,亦认为有不少青年人只在追求个人政治诉求,忽视了社会上其他市民的话语权和生存的空间,行为极度自私。

  据了解,在暑假期间仍然会有不少所谓的“光复”行动,当中包括曾经针对难民或南亚裔人士的主题、迪士尼和红磡土瓜湾、尖沙咀一带的内地旅客,甚至是令人感到愤怒的鼓动骚扰和合石坟场。

  笔者相信,凡事都有作用与反作用,如果再不拨乱反正,未来社会便会失去平衡,一直维护香港的法治便会蕩然无存,香港的核心价值同样受到衝击。

  今天一连串非理性的社会事件已对香港的下一代带来影响,当代青年人的认知和记忆经已有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市民、警务人员,以至一些参与事件的人士因而引起的情绪,甚至有些市民因而得了情绪病。

  笔者希望,香港的管治者能够细心聆听社会各阶层、各界的意见,平衡社会的利益时必须要以香港的未来发展和建设为目的,坚定依法施政。